Salazar

猫崽子

展昭生贺

已经记不清是何时听了你的名字,淡淡的两个字,如雪泥鸿爪,在我心头留下墨痕。
淡雅如莲,厚重如墨。便是我对你的第一印象。
时间流沙般从指缝间溜走,儿时的一点痕迹早已化为一尾赤红锦鲤,游曳在心间。
俶尔远逝,往来翕乎。
清风徐来,心池泛起阵阵涟漪。朵朵红莲冒出,或凭或立,亭亭净植。有的已绽开裙摆,透骨生香;有的还菡萏着,却已引得蜻蜓立上头。
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
丝丝缕缕的莲香勾勒出了你的身影,我不经意地抬头一望,天地万物顿时失了颜色,满眼满心都是你的容颜。
一眼万年。
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生日快乐。

文艺不下去了,太烧脑了。
理科生的我文艺细胞已阵亡。
回归理科怀抱。

我会知道你就像自由组合定律一样的巧合,如两个纯合子的子一代中十六分之一概率会出现的隐形纯合子。
然后我忍不住加速以摆脱地心引力来到你的轨道。
丘比特站在你那里射出一支箭,它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,最后落入我心田。
就像金属镁和硫酸锌的反应,我眼中再容不下其他身影。
哪怕地球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初生演替,我也无法将你从我记忆中剥去。
生日快乐。

最后还是决定文艺一下,庆祝我赶上了生贺。

You're the apple of my eyes.


——花尧

评论(1)